您的位置 : 花生小说阅读网 > 资讯 > 神魔武皇小说精彩推荐-风七南宫轻衣在线阅读

神魔武皇小说精彩推荐-风七南宫轻衣在线阅读

时间:2019-08-06 14:54:00编辑:方知有

近日之神书《神魔武皇》推荐给大家,本书主角是风七南宫轻衣,该小说是一本玄幻小说,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男频小说吧:“一剑夺命……”风七也故意大喝一声,眉心中骤然飘出四道魂剑,并同一时间激射而出,速度之快,如光如电,竟后发先至,瞬间就出现在这四人面前,且势如破竹的穿过他们身外的血之力量,直接在他们身上隐没。瞬息之间,四人的眼神就急速暗淡,这也导致他们的攻击威势骤减,但还是落到了风七身外的精神力量上,轰鸣声炸响,风七被当场击落坠地。

神魔武皇第282章 秒杀太渊之境

转眼之间,这名身穿铠甲的男子就来到风七上方,中瞬间出现一柄人高的巨斧,血之力量爆发,对着下方的风七就狂劈而下。

人未到,那狂暴的气息就扑面而来,恍如一座山峰砸下。

风七神色不动,精神力量散出,数道光剑同时凝出,全部迎上。

此人咆哮一声,巨斧上的血芒暴涨,直接化作一个十丈大小的血斧,直接落在那些光剑上,轰鸣声中,光剑应声崩溃,而血斧却余势不减的落下。

在血斧临身的刹那,风七骤然后退,看似是险之又险的从血斧下逃过,并瞬间腾空。

“轰……”

血斧落地,轰鸣声炸响,大地都直接被轰出一个足有二十丈方圆的土坑,尘土飞扬。

“小崽子,还敢妄想反抗,识相的马上引颈就戮,否则,等老子亲自动,顶将你砸成肉泥!”男子此刻站在尘烟之中,身披铠甲,持巨斧,宛如一代战神,威武气势非凡。

风七身在半空,漠然道:“想杀我,只要你有这个能耐……”

“不过,我倒是想问一句,你们发动这场战争,为何要如此波及辜百姓,生杀掠夺,你们不觉得残忍吗?”

闻言,这人顿时哈哈一笑,道:“残忍?老子一点都不觉得,你们北陵郡的人就该是这个下场,你们的生死,全凭老子们乐意,不过,你们北陵郡的女人倒是够味,等老子们将你们这些男人全部杀了,你们的女人,我们会帮你们好好疼惜的……”

此言一出,风七的神色顿时一冷,而不远处的江平郡的军营之中,却传出声声大笑,是那样的肆忌惮,那样的猖狂。

只凭这些笑声,风七就能想象,他们这一路上都做过什么事情,又有多少人因此而受难。

“***……”北陵城内的众人,尤其是那些一直都在关注战场的神魔武者,论男女,全部都是勃然大怒。

他们是北陵郡的人,现在不但被人杀到了家乡,更是肆意凌辱家乡的人,哪怕他们还有那么一点血性,也法平静以待。

风七那冰冷的神色,深深的看了一眼下方的男子,突然一笑,只是笑容是那样的冰冷。

“很好……那就让我看看,你有什么能力在我北陵郡为所欲为!”话音落,风七的精神力量暴涨,一道道光剑纷纷出现,并狂泻而下,如暴雨倾盆。

“小子,你还嫩了点!”这名男子大笑一声,血之力量也瞬间暴涨,巨大的血斧再现,并在其中狂舞,竟然生生将漫天光剑纷纷挡下,并在阵阵轰鸣声中强势冲出,血色巨斧化作惊虹,急速斩向风七。

血色巨斧所过,风七的精神力量也被强势撕裂,带着可匹敌之势,直取风七。

风七冷哼一声,没有选择硬抗,而是飘然后退,且在他后退的同时,那光剑还在不断出现,并纷纷攻出,恍如永尽头。

“轰轰轰……”

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,场中的战斗异常激烈,看似是势均力敌,但明显是风七在不断后退,而对方却犹如万夫莫敌一般,在源源不断的剑雨中横冲直撞,那些剑雨根本法伤他分毫。

好在这人的速度和灵活性不足,其力量虽强,却始终碰不到风七,但风七也伤不到他,战况就这样胶着。

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,而这名男子却越来越暴躁,并不断大喊道:“小兔崽子,还不停下受死……”

“任你再怎么滑溜,依旧难逃一死!”

“***,你这个小杂碎,老子今天不将你碎尸万段,誓不为人!”

不管他怎么说,风七就是不为所动,依旧是边战边退,而那剑雨却始终不断,一波接一波。

“不得不说这人也的确很强……”北陵城内,一直都在关注战场的燕秋鸿不由的开口道。

他的话本是没错,这个身穿铠甲的男子,其力量的确是很强,至少只凭力量的话,绝对是同级巅峰的存在。

只是他的话,立刻就引起熊力的反驳,轻哼道:“强个屁,老大要杀他,根本就没有他出的会!”

“老子上场,一只就能捏死他!”

熊力本就是以力量见长,对方的力量虽强,硬碰硬的话,即便熊力还是冲阳之境巅峰,也绝对会碾压他,双方的力量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。

对此,燕秋鸿只是笑了笑,也没有说什么,他对风七现在的实力并不了解,但他还是知道风七很强,这一点,当初在暗月森林中就有证明。

燕秋双美眸微动,道:“你们说风七很强,同级之中,放眼天下,他的实力如何?”

熊力轻哼一声,道:“同级之中,谁上谁死!”

战场的战斗还在持续,而时间越长,城外的难民也在不断减少。

而在江平郡军营中的屠刀于泽阳,也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,啧啧一笑道:“看来这小子是故意来拖延时间来了,虽然这些难民关紧要,但本座又岂能让你们这么轻易如愿!”

“再上去几个,杀了这小子!”

“是……”

于是,又有三个身穿铠甲的男子越众而出,且在同一时间,血之力量齐齐爆发,全部杀向风七。

不过,这三人依旧都是冲阳之境巅峰。

看到有人加入,风七也立刻明白对方的意图,知道自己的故意拖延,已经让对方发现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先解决这几个再说!”

“小子,受死来……”新加入战场的三人,同时斩落一道惊虹,与原来的那名男子形成合围之势。

“一剑夺命……”风七也故意大喝一声,眉心中骤然飘出四道魂剑,并同一时间激射而出,速度之快,如光如电,竟后发先至,瞬间就出现在这四人面前,且势如破竹的穿过他们身外的血之力量,直接在他们身上隐没。

瞬息之间,四人的眼神就急速暗淡,这也导致他们的攻击威势骤减,但还是落到了风七身外的精神力量上,轰鸣声炸响,风七被当场击落坠地。

“轰……”

大地都为之一震,尘土飞扬,瞬间就将风七的身影淹没。

而这四人,也随之纷纷坠落,气息全,已然死去。

屠刀于泽阳啧啧一笑,道:“果然不简单啊,不过,既然能这么轻易杀死冲阳之境巅峰,那就上一个太渊之境!”

“是……”一个中年男子应了一声,就骤然飞出阵营,并在风七坠地位置的上空停下,伸虚抓,一道淡淡的血色涟漪划过,天地之力瞬间凝结,并直接将弥漫的尘烟驱散,重新露出风七的身影。、

此刻的风七,和之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两样,只是脸色稍有发白。

“太渊之境,你们倒是看得起我?”

“你杀我们四人,也该为此付出代价了!”

闻言,风七却哈哈一笑,道:“代价?那你们在我北陵郡生杀掠夺,有多少人因此而流离失所,有多少人惨遭凌辱致死,又有多少人饿死街头……”

随即,风七一指那座被鲜血染红的高台,高台下堆积的尸体,道:“你们为了立威,公然杀害多少辜之人,哪怕连柔弱幼儿都不放过,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谈代价?”

半空中的这人却不为所动,道:“这是你们北陵郡之人的命!”

“哈哈……命?你们还真是狂啊,你们以为自己的命,要比我北陵郡众人的命高贵吗?你们以为我北陵郡众生的生命,就该被你们肆意生杀予夺吗?你们以为自己是谁?你们不过是一群滥杀辜,持枪凌弱的刽子罢了,谈高贵,你们也配……”

“你不甘也罢,都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,现在,你可以受死了!”话音落,风七周围的天地之力骤然一紧,风七的身上也立刻传出咔嚓咔嚓的声音,像是承受不了压力,而导致骨骼的碎裂。

可风七却冷然一笑,道:“你说的不错,你可以去死了!”

话音落,风七中瞬间划出一道流光,速度之快,如惊鸿一瞥,瞬间出现,瞬间消失。

须臾间,那冻结的天地之力骤然溃散,半空中的这人身体一僵,一道血痕瞬间从其脖子上浮现,随即,鲜血飚飞,尸首分离。

“什么……”这一结果,让江平郡军营中的众人顿时大惊,就连屠刀于泽阳都神色一凝。

若是关元之境秒杀一个冲阳之境,还不足以让屠刀于泽阳吃惊,尽管这也是跨越一大境界,可冲阳之境和太渊之境的差距,不只是一大境界的差距,更是能否掌控天地之力的差距,两者之间,如隔天堑。

即便屠刀于泽阳是巅上强者,他也没有见过一个冲阳之境能秒杀太渊之境的事情,甚至都没有听说过,即便一年前,在神魔大赛中震惊世人的风七,以冲阳之境可以和太渊之境一战,却也是两败俱伤,远远谈不上秒杀,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就在眼前实实在在的发生了。

同样震惊的还有北陵城内的众人,就连北陵郡王也是微微一惊,本以为拥有天人合一的风七,能在太渊之境中自保,没想到这不是自保,而是以绝对优势秒杀对方。